安东尼·葛姆雷谈雕塑:从龙门石窟到艺术中的虚无

安东尼·葛姆雷是英国着名雕塑家,马丁·盖福德是英国艺术史学者,二人关于雕塑的谈话始于2002年,陆续举行了18年。

谈话录体《雕塑的故事》克日出书,他们从“雕塑是什么”出发,回首了史前至今的造型艺术生长史。不外,谈话不依据年月顺序,而是将差异时期和地域的事物放在一起讨论,更为有趣。细读每章,都可谓迷人的雕塑艺术之旅。汹涌新闻的此文选自第7章《虚空》,有删节。

2021年3月,安东尼·葛姆雷在伦敦事情室

安东尼·葛姆雷,《澳大利亚之内》,2003

一、“可见的漆黑”

葛姆雷:走进漆黑中,周围一片幽静,所有的滋扰都消逝了——身处窟窿和早期人造修建之中时,你会有这种强烈的感受。你将红尘的喧嚣抛之脑后——鸟语、阳光、温热都一概抛却——进入一个阒然无声的田地。走进漆黑之中,那里只剩下你孤身一人。

56岁李玲玉近照,二婚嫁犹太人被独宠6年,现在带儿子回国捞金

早些年有许多经典的影视作品,在剧中并没有什么流量明星、一线大咖等等,不外依然可以撑起一部剧。好比《红楼梦》、《西游记》等等,那时剧中演员的名气都不是很高,然则在出演这些作品之后,就更先爆红了。 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位演员,就是曾经在《西游记》中饰演过“玉兔精”的李玲玉了,提及这位演员,信托人人照样有些印象的。在剧中她就是一位美若天仙的“小妖精”,那时无论是服装设计照样演员的演手艺力都是极强的,给我们一种很入戏的感受,似乎真的是看到小兔子成精了。 而李玲玉,同时也是一位歌手,讴歌气概属于那种很甜蜜的类型

在这样的时刻,你自己的生命也成为重新审阅的工具。位于爱尔兰凯里郡(Kerry)海岸边的 加拉鲁斯星期堂(Gallarus Oratory)就是这样一个地方。这是一个由石块砌成的修建,入口朝西,东面开窗。一旦迈进去,整个船形空间一片幽暗,只有另一头的那扇窗户透进些许亮光,此外再无光源。

睁开全文

加拉鲁斯星期堂 约6-12世纪 石材,室内高约4.8米 凯里郡,爱尔兰

盖福德: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通常都不会把修建物的内部空间看作雕塑。我们想要的雕塑是实着实在的,是一个镌刻或塑造而成的形体,而不是一个洞——或可称之为虚空。不外有些规模远大又幽深的修建结构确确实实是雕凿出来的,好比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(Maharashtra)的 巴雅(Bhaja)、卡利(Karli)、象岛(Elefanta)、埃洛拉(Ellora)和阿旃陀(Ajanta)等地保留的早期释教和印度教石窟。要形容身处石窟内部的感受,用“空无一物”这个词难免有点苍白无力。诗人约翰·弥尔顿(John Milton)笔下的“可见的漆黑”(darkness visible)更为切题。

巴雅石窟中的大支提窟 约120年,室内高约14米 马哈拉施特拉邦,印度

印度艺术研究专家本杰明·罗兰(Benjamin Rowland)曾说,走进卡利的大支提窟(Great Chaitya,即星期窟,窟的中央设有塔),洞窟内的一切,包罗石柱和舍利塔,似乎都融进幽暗的光线中,神秘莫测。洞窟内部看起来像是木头镌刻而成,现实上却是在坚硬的玄武岩上开凿出来的。石窟是在崖壁上凿刻而成的,但制作的目的与其说是为了这座亦真亦幻的厅堂,不如说是为了其内部的空无。谈到这里,我们又到了一个界线不明的地方——我们已经多次遇到这种情形。这座修建的意义事实是修建结构自己,照样其内部所包罗的器械——虚无?在释教和印度教头脑中,空无并不意味着否认,不是简朴的不存在,而是一种求之不得的境界,可以让人加深觉悟。这种看法从印度到日本都普遍存在。印度古代哲学文籍《歌者奥义书》(Upanishad)注释道:“虚空就是安乐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新2手机管理端网址

www.9cx.net)实时更新发布最新最快最有效的新2手机管理端网址,包括新2手机网址,新2备用网址,皇冠最新网址,新2足球网址,新2网址大全。

  • 评论列表: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